南宫弦

今天我吃药了吗

【瀚冰】母后,记得吃药(1)

大家好,我叫南宫弦。 这是一个发生在我身上真实的故事。也就讲了一个苦逼的我如何从女友粉变成妈妈粉的故事。


是真的妈妈。叫母后的那种。


明天月考,本来打算早上起来看几分钟我的高瀚宇老公就复习功课的我,一不小心就看到了第二天凌晨。


嗯......算了没事,明天起来再说吧。按照常规的同人文套路,我穿越了。不要问我一个女友粉为什么知道同人文,还不是某冰和奶糕的cp粉在大群里散发cp脑,还被奶糕翻牌了。


我不羡慕,真的。我相信奶糕还是爱我的。


第二天叫醒我的不是五点钟的手机铃声,而是古装剧里死太监...啊不是,奴才的声音。


“太后,早朝已经......”


“滚。”无情的我,像个杀手。谁知道我的沙雕室友又搞啥整我呢,我这么高冷会理你吗?呵。等等...这声音...他妈是个男的啊......?


我猛的睁开眼睛,眼前不是我熟悉是那脏乱差的学校宿舍,富丽堂皇的宫殿反倒使我背后一凉。就算是年纪倒数的我也知道发生啥了。


作为看过无数宫廷剧的女人,已经做好了出门就被搞死的准备。


“皇上见太后早朝迟迟不来,很是不放心,才叫奴才来看看。”


我努力的回想古代的人是怎么走路,完全没听见那人在背后逼逼什么。不是说在古代,后宫不得参政吗,那一个早朝等老娘干啥。那皇帝一家估计都是神经病。


“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”这声音可比电视剧里的有震撼力多了,不过嘛...还是挺爽的~


一会我待哪儿啊?我左右瞅了瞅,好像没我站的位置啊。这一瞅就瞅到了一个眼熟的人,好像是奶糕拍过戏的那个什么什么冰???还点赞同人视频的那个?


我发誓,那个穿着朝服的季肖冰绝对在憋笑。我以他鼻子上的痘痘发誓。


虽然这人跟我家高瀚宇组cp,不过是营业嘛,可以理解。而且人家确实长得好看啊。毕竟我小时候还是看过他演的伯邑考,那可是我初恋~


我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脸上表情已经扭曲,只是看见季肖冰也看着我,嘴角不断上扬。厚重的朝服也压不住


这是什么大美人啊......那里止高瀚宇说的“有点”漂亮”?


“母后,您昨夜是不是没有休息好?”


这声音有点熟悉啊......成熟的嗓音又带着一丝奶气,怎么有点像我家奶糕的......心中一阵警铃大作,强行让自己抬头......


老公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老公我就知道你穿什么都好看!留长发更他妈的帅气了呢!不愧是我男人


等等,他刚刚叫我啥?.......母后?


???


我堂堂一个花季少女,一夜间就变成了皇帝他妈?我刚刚好像还咋骂他的来着?全家都是神经病?境泽定律原来在古代也有效?还他妈是个AU平行的世界???


我心情复杂的坐在了一坨帘子后面,这叫啥?垂帘听政?


听着那群大臣说话,我还真想到了我的历史老师,都是学催眠的吧?比安眠曲还有效。


“臣以为,皇上应赏臣更大的府邸。”


wc,季肖冰,虽然我平时叫你季老师但你还是有点猖狂啊?这么对我儿子说话的吗?我硬生生的忍住了拍案而起的冲动,便听见高瀚宇低沉的笑声


啊....耳朵怀孕了...


“可比你府邸大的,就只剩朕的寝宫了啊。”


怼得漂亮。用户南宫弦为高瀚宇点了666个赞


“那不如季卿......就和朕住一起,怎么样?”


“臣等附议”


用户南宫弦撤回666个赞并且举报在场的各位


附议你个小饼干?  !古代这么开放的吗?!超会是议论这玩意儿的吗?!这是白菜自己往我家猪嘴里闯的节奏啊?  !


“我艹......”一不小心就骂出了声,我脸盲捂住嘴并且在心里扇了自己一巴掌


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。我第一次见识到自己威慑力这么大。


“我我我说,在这个cao....草,草长莺飞二月天的好日子,我就同意了吧。”


靠我在说什么。心底里我又扇了自己一巴掌


“谢母后成全!”以我追星多年的经验,这绝对是高瀚宇惊喜的语气。就像你给哈士奇扔了一块肉一样。现在这块肉叫做季肖冰。


“哎你听说了吗,季太傅要搬到皇上寝宫里去住了!”

“哎呀他们分明就是有染!之前我跟你说你还不信!”

“才不是呢,季太傅跟皇上就是师生关系啊”

“他们要是师生关系我今天就在洗脸的时候淹死好吧?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啊!他们是真的!”

“那太后可不心疼死皇上,我听说上个月皇上把砚台掀翻了,太傅把藏经阁里的书扔给他,抄了好多天呢!”

“而且我听蒋大夫说皇上病了!抄书的时候都还看着季太傅乐呵呵的,笑起来可傻了...”

“哎你小声点!被别人听见了可就不好了。”


我正在看着你们看着你们目不转睛。


大家好,我叫南宫弦。

一个从女友粉变成妈妈的苦逼。


苦逼明天考试,告辞。